出埃及記生命讀經

回目錄 上一篇 下一篇

Loading Player ...

經文及註解:出埃及記 出二七10~13及注

第一百一十一篇 帳幕的外院子(二)

八 表徵神建造的領域和界限
九 尺寸
十 帷子
 (一) 細麻作的
 (二) 尺寸
十一 柱子和帶卯的座
 (一) 帶卯的銅座
 (二) 柱子
 (三) 六十─柱子和帶卯的座的數字
 (四) 兩根柱子之間的面積與祭壇頂端的面積相等
 (五) 柱子的柱頂、鉤子和桿子



第一百一十一篇 帳幕的外院子(二)
 讀經:出埃及記二十七章九至十九節;三十八章九至二十節;四十章三十三節。

八 表徵神建造的領域和界限

 外院子表徵神建造的領域和界限。帳幕不但預表基督自已,也預表神在地上的居所。神的居所分四個階段:基督、以色列人、教會、新耶路撒冷。基督就是神的居所、神的建造。在舊約裡,以色列人也是神的居所。如今在新約裡,教會就是神的建造、神的居所。到了千年國度,新耶路撒冷就是神的居所,直到永遠。

 『神建造的異象』這本書表明全本聖經乃是一本建造的書。聖經的頭兩章─創世記一章、二章,有建造的材料。創世記二章題到金子、寶石(一種珍珠)和紅瑪瑙。聖經的末了兩章─啟示錄二十一章、二十二章,有這三種材料所構成的建造。在聖經這兩端之間,有神建造的過程。

 神為了完成祂要得著一個永遠建造的計劃,首先創造了萬物。創造是預備的工作,神主要的工作乃是建造。我們讀聖經的時候,也許會注意到神的創造,卻沒有注意到神建造的工作。神的揀選、預定、呼召、救贖和拯救全數是為著建造。甚至連重生也是為著神的建造。今天神無論作什麼─傳福音、造就聖徒,或建造教會─都是祂建造工作的一部分。換句話說,這些行動乃是神主要工作─建造工作─的一部分。神有一個目標,這個目標就是要為祂自己建造一個宇宙的居所。在出埃及記的帳幕裡,便有這個建造的一個預表、一個模型。

 帳幕雖然相當小,寬十肘,長三十肘,但帳幕在每一方面都是獨特的,凡與它有關的事都很難變更。沒有人作得出這樣的設計來。我們已經指出,帳幕是照著在山上所指示摩西的樣式。因此,帳幕的樣式乃是屬天的。

 作為神建造的帳幕有一個領域和界限,這個領域和界限就是外院子。我喜歡房子有圍牆來標明土地的界限。這樣的居所有一個界限和確定的領域。我們由啟示錄曉得,新耶路撒冷城牆高一百四十四肘。這指明神的建造有一個界限,神喜歡有一道牆來標明祂居所的界限。

九 尺寸

 帳幕的外院子長一百肘。一百這個數字是由十乘十組成的。這表徵完全的完全。這個詞就好比萬王之王、歌中之歌,表明是完全中的上好、至高。

 外院子寬五十肘。五十是由十乘五組成的,表徵完全的負責任。十是完全的數字,而五是負責任的數字。我們的手沒有五根指頭,就很難擔負責任。每隻手有四根指頭加上一個姆指。四這個數字表徵人是神的造物,而一是表徵神。人加上神就給我們能力來擔負責任。身為信徒,我們是有神加到我們裡面的人。現今我們的數字乃是五。

 外院子的面積形成一個長方形,長一百肘,寬五十肘。這個長方形是一百肘平方的一半。正方形的一半表徵一個完整單位的一半,也指明需要另一半。因此,它暗指一個見證。

 外院子是一個見證。有了一半,另一半還沒有來到。新耶路撤冷是一個完全的整體,是正方形,而不是長方形。當然,我們還沒有在完全的時代裡。我們仍在見證的時代,等候另一半來到。我們就像一對結了婚的夫婦,一半需要另一半好得著完全。

十 帷子

 外院子的帷子表徵基督是神的義,成了神建造的彰顯,作為它的界限。(二七9,11~12,14~15。)基督在神建造的彰顯和界限上,都是神的義。這裡我們有三個重要的詞:義、彰顯、界限。基督是神的義,基督是神的彰顯,基督也是神建造的界限。

 細麻表徵神的義,而神的義實際上就是基督自己。基督是神的義,成了給我們的義。基督是我們的義,這義乃是神的義。這位基督是神的,也是我們的,祂是神建造的彰顯。

 每當帳幕和外院子在曠野立起來的時候,百姓就能看見白色的細麻乃是神建造的領域。這個彰顯是白色的、明亮的、潔淨的、有秩序的,沒有攙雜,也沒有污穢的東西。帳幕同外院子描繪出一個領域,那裡每樣東西都是義的,神的義藉著基督活出來,如今也藉著祂的教會活出來。今天教會必須有一個正當的彰顯,就是基督作為我們的義。神建造的界限便是這種義的彰顯。教會的界限乃是基督之教會的彰顯成了神建造的彰顯。然而,今天在基督徒中間常常缺少這樣的界限或彰顯,因為他們缺少基督,他們缺少把基督活出來,在義上彰顯神。

 以弗所書四章二十四節保羅說到新人。這新人實際上就是神的建造。我們把以弗所書四章二十四節和歌羅西書三章十節相比較,就看見新人要在真理的義和聖裡面,照著神的形像而更新。神的形像有雙重的彰顯─義和聖。新人乃是照著神的形像而更新,帶著義和聖的彰顯。

 在帳幕裡,神建造的彰顯外面是義,裡面是聖。在外院子裡,有細麻作的帷子,表徵神的義。帳幕裡面有金子,豎板和器具都包上金子;金子表徵神的性情,就是聖。聖是神的性情,而義是指神的作為。神無論說什麼、作什麼都是義的。神所有的行動都是義的。因此,義是神在作為上的彰顯,而聖是神在性情上的彰顯。

 今天教會是神的建造,該有神雙重的彰顯。教會外面的彰顯該是義,裡面的彰顯該是聖。在教會外面,別人應當能夠看見神在義上的彰顯。但由教會裡面來看,每樣東西都該是金的;也就是說,該有神在祂神聖性情上的彰顯。

 舊約裡的預表給人屬靈事物的細節,是言語形容不來的。一幅圖畫常常勝過千言萬語。例如,你也許用千言萬語來描述一個人的面貌,但仍然無法描述得恰當。有一張照片就好多了。同樣的原則,新約各卷書也許沒有詳細描述某些屬靈的事物,看預表便有助於瞭解細節。在預表裡,我們能夠看見許多在新約裡無法找著的點。尤其是帳幕同外院子使我們看見,神的彰顯在外面是義,在裡面是聖。

 (一) 細麻作的

 細麻表徵基督的為人生活。我們義的彰顯該是基督為人生活的彰顯。

 帷子所用的麻是細的。它很均勻,不粗糙、不鄙俗。如果我們讀四福音,我們就會看見基督的為人生活實在柔細、均勻。

 麻也是捻的。這表徵因著苦難受了對付,結果就不是鬆散的。基督在地上生活的時候,因著苦難受了對付。

 (二) 尺寸

 現在我們來到帷子的尺寸。兩邊的幔子各長一百肘,背面寬五十肘,前門兩旁的帷子各長十五肘。共有二百八十肘,與帳幕十幅幔子的總長度相等。(二六1~2。)帷子的長度與帳幕上面十幅幔子的總長度相等,這件事實指明,構成帳幕外院子界限的,與帳幕的蓋相等。照樣,今天教會外面的彰顯也該是教會的遮蓋。這個彰顯和遮蓋都是基督。不但如此,帳幕上面的幔子和外院子四周的帷子都是用麻作的。惟一的不同乃是外院子四周的帷子沒有顏色,也不是繡的,而帳幕上面的幔子是繡的,並有不同的顏色。

 二百八十這個數字是由四十乘七組成的。在聖經裡,四十是試煉和試驗的數字,而七是在這個時代裡完全的數字。主耶穌在地上的時候,經歷了嚴厲的試煉和試驗,祂處處受到試煉,每一個人都試驗祂。祂的試驗和試煉確實是七倍─徹底的完全,就是四十乘七。

 根據二十七章十八節,帷子高五肘。我們已經指出,五表徵負責任。我們由帷子看見兩件主要的事:白色的麻所表徵的義,以及五這個數字所表徵的負責任。

 義和負責任是絕對不能分開的。如果你不負責任,你就無法是義的。你惟有盡了責任,才是義的。我們都有一些責任。我們身為丈夫或妻子、父母或子女、僱主或僱員,甚至身為一個鄰居,都必須盡到我們的責任。不然,我們就無法是義的。如果我們要對別人是義的,就必須擔負我們的責任,並且盡到我們的責任。

 我們在主的恢復裡,都必須在作為義的基督裡面來彰顯神。惟有在各方面擔負起我們的責任,我們才能夠彰顯神。無論我們在學校、在家裡、在工作中、在鄰舍中,或對待我們的親戚,都必須擔負起我們的責任。如果我們隨便、忽略了我們的責任,我們就是不義。如果我們沒有義,那麼我們就不夠在作為我們義的基督裡面來彰顯神。所以,我們必須盡到我們的責任來顯明義。

十一 柱子和帶卯的座

 (一) 帶卯的銅座

 帶卯的銅座(三八29~31)表徵受神審判的基督成為神建造的分別根基。這實在不容易瞭解。我們已經看見,神的建造有一個界限,這個界限就是一種分別。不但如此,這個分別、這個界限,也有一個根基─帶卯的銅座。受神審判的基督如今乃是這個分別的根基。

 細麻帷子掛在銅柱上,而柱子立在帶卯的銅座上。因此,由外院子我們能夠看見銅和麻,銅表徵神的審判,麻表徵神的義。這指明麻是銅的結果。這意思是說,神的義出自神的審判。

 我們已經強調教會的彰顯應當是義這個事實。但這個義是從那裡來的呢?它來自神的審判。我們生活的每一方面都必須受神的審判。我們所行的不經過神的審判就無法是義的。

 住在我們裡面的基督乃是受神審判的一位。帶卯的銅座預表這位基督。這位受神審判的基督如今是我們裡面的生命。我們憑祂而活,日常生活中所行的一切、所有的一切,都會受到審判。我們的說話會受到審判,我們的態度也會受到審判。我們的記憶、存心、思想、傾向,這一切都必須受神審判。活在我們裡面的基督,乃是受神審判的基督。

 這一位基督乃是義的分別界限的根基。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受到神的審判,結果就是義。然而,許多在主裡的弟兄姊妹,沒有活出受審判的生活。他們沒有活出一種始終在神審判之下的生活。

 我們必須在我們的談話中經歷神的審判。每當我開口說話的時候,我的說話必須在神的審判之下。因著神的審判,有些話就不會說出來。最終,我會說出一些事來,但這些話因著經過了神的審判,就是義的。

 你曉得閒談的根源是什麼?閒談是從沒有受到神審判的談話來的。假設我受到試探要談論一位弟兄,如果我在神的審判之下,我就無法閒談。不但如此,喜歡聽閒話的人也必須經歷神的審判。這種審判是由帶卯的銅座支持著銅柱所暗示的。

 結了婚的弟兄在和妻子談話時需要神的審判,有時候他們的談話過於隨便,把不該說的事情也說出來了。如果我們活基督,我們就會在祂的生命裡經歷到一種審判的素質,把我們擺在神的審判之下。我們憑基督而活,祂乃是受神審判的基督,祂的生命乃是受神審判的生命。

 有些人也許以為,神的審判與得救的人裡面感覺禁止他作某些事相同。事實上,這種感覺是一種禁止,不是神的審判。我們在主裡長大的時候,就會從禁止的階段達到審判的階段,然後我們便曉得禁止與審判之間的不同。

 我們必須經歷基督是義,也是受了神審判的生命。阿利路亞,我們有義的生命,也有受審判的生命!由於這種受審判的生命,就產生了義的生活。這就是經歷帶卯的銅座作為神建造的界限和分別的根基。

 (二) 柱子

 十一節說:『北面也當有帷子,長一百肘,帷子的柱子二十根,帶卯的銅座二十個;柱子上的鉤子,和桿子,都要用銀子作。』『銅的』這個詞組支配帶卯的座和柱子,就如『用銀子作』是指鉤子和桿子一樣。因此,帶卯的座和柱子都是銅的。因為它們隨著相當含糊的譯文,有些聖經教師就以為柱子是用其它的材料作的,也許是銀子或皂莢木。然而,銀子或皂莢木與這幅圖畫既不相稱,也不符合這裡屬靈的意義。

 銅柱表徵基督受了神的審判,成為神建造之分別的立場和支持的力量。基督不但是這個分別的根基,也是這個分別的立場和支持的力量。因此,帶卯的座和柱子都是基督。但這位基督不是得榮的基督,而是受審判的基督。今天我們必須活這位受審判的基督。為了把祂顯明給別人,尤其是顯明給世上的外人,我們就必須在日常生活中受審判。倘若我們天天在凡事上受審判,我們就會彰顯基督是神的義。

 我在這裡的心意不是僅僅要由這些預表給人教訓,來警戒人、勸勉人要有好行為。不,我們在這裡有更基本、更要緊的事。如果我們活基督,我們就會發現祂的生命乃是受審判的生命。在祂裡頭有一種審判的素質。因此,我們愈活祂,我們的日常生活就愈受到審判。這種審判會給我們根基和持定的力量來背負神的義,作為祂的彰顯。

 (三) 六十─柱子和帶卯的座的數字

 帳幕的外院子總共有六十個帶卯的座和六十根柱子;兩邊各有二十根,背面十根,前面十根(前面的柱子排列成三根的兩組以及四根的一組)。六十這個數字表徵基督在肉體之人的形狀裡,(羅八3,約三14,)照著神的義受了審判。這裡隱含著六這個數字。基督在肉體之人的形狀裡,或在人之肉體的形狀裡,受了神的審判。換句話說,基督在人的肉體裡,徹底受了神的審判。這不是說,基督有墮落的肉體。不,祂有墮落肉體的形狀,並且在這個形狀裡受了審判。這也是基督受審判之生命的一種素質。在這受審判的生命裡有一種素質,就是人的肉體受了神的審判。我們都是肉體的人,我們的肉體必須受審判;在基督裡,肉體已經受了審判。我們活基督的時候,就經歷到神對肉體的審判。

 六十這個數字隱含著六這個數字。但如果我們把六十根柱子和六十個帶卯的座加起來,就有一百二十這個數字。這意思是說,最終六十被一百二十吞沒了。一百二十這個數字裡面沒有六這個數字。六這個數字怎麼會被吞沒呢?這件事發生是因著柱子立在帶卯的座上。這裡的點是說,如果我們活基督,基督受審判的生命就會使我們成為帶卯的座,以及站立並支持的柱子。如果我們是帶卯的座而沒有成為柱子,我們就仍在六這個數字裡。照樣,如果我們是柱子而沒有成為帶卯的座,我們也仍在六這個數字裡。但如果我們是柱子,也是帶卯的座,就不再有六這個數字了。反之,六十這個數字就被一百二十吞沒了。

 我們活基督,祂受審判的生命就會把我們的日常生活帶到神的審判之下。我們天天都會在各方面受審判。然後我們就會有帶卯的座,也有柱子,來背負神的義,作為祂的彰顯。這不是一種教導,目的在勸勉人。反之,這是聖經裡的啟示,給我們看見我們的救恩在那裡。我們的救恩乃是在受審判的基督裡。

 (四) 兩根柱子之間的面積與祭壇頂端的面積相等

 兩根柱子之間的面積長五肘,寬五肘,與祭壇頂端的面積(二七1)相等。祭壇頂端的面積是一個長五肘,寬五肘的正方形。照樣,任何兩根柱子之間的面積也是寬五肘,高五肘。這意思是說,柱子之間的面積與祭壇頂端的面積相稱。這表徵基督賜給我們的救贖符合神公義的要求。因著基督『四方的』救贖,我們就能有神『四方的』義。基督的救贖符合神公義的要求。

 (五) 柱子的柱頂、鉤子和桿子

 柱子的柱頂、鉤子和桿子都是銀子作的。這表徵基督的救贖出自神公義的審判。帶卯的座和柱子是銅的,但柱頂─柱頭─用銀子包裹,鉤子和桿子也是用銀子作的。這指明基督的救贖出自神公義的審判。這個救贖是我們的冠冕,也是我們保守的能力(鉤子),聯結的力量。我們這些柱子藉著基督救贖的力量聯結在一起,基督的救贖乃是出自神公義的審判。

 我們不該僅僅把這件事當作道理來瞭解。我們必須看見,惟有得著神的公義所審判過的生命,我們才能夠聯結在一起。這生命也是救贖的生命。因此,我們有出自神公義審判的救贖。然後這個救贖便成了我們聯結的能力,使我們彼此相聯。它也成了我們的榮耀、我們的冠冕、我們的柱頂。因此,首先我們受審判,繼而我們蒙救贖,最後我們被聯結,並得著榮耀的冠冕。柱頂表徵榮耀,而鉤子表徵保守的能力,桿子表徵聯結的力量。

 在神的計劃和經營裡面的事並不簡單。比方說,教會對世界的彰顯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。我們要瞭解這一點,就需要出埃及記二十七章裡的預表。

 這裡還有一件要緊的事。如果我們要享受帳幕內裡的方面,就必須有外院子的各樣細節。除非我們進入外院子的領域,我們就無法進入至聖所。

 此外,我們首先必須享受基督並經歷祂作我們的義,然後才能享受並經歷祂作我們的聖。哥林多前書一章三十節說,神首先使基督成為我們的公義,然後成為我們的成聖,就是我們在實際上和經歷上的聖,原因就在這裡。因此,義在先,然後是聖。如果我們要進入帳幕的最內層─至聖所,我們首先必須經過神的義這個段落。

 最終,我們在外院子裡所背負的、所彰顯的乃是麻。而我們作為帳幕的豎板所背負的、所彰顯的乃是金子。我們都想要彰顯金子,但我們要彰顯金子,首先必須背負細麻。這意思是說,我們能有聖的內在彰顯之前,必須有義的外在彰顯。外面的彰顯是為著別人,而裡面的彰顯乃是為著神。沒有聖,就沒有人能見神。這便是希伯來書十二章囑咐我們要追求聖的原因;因為沒有聖,我們就不能見神。聖是為著我們與神交通、接觸神並享受神的。我們外面需要義,裡面需要聖。我們向著全人類必須有義的外在彰顯,而向著神必須有聖的內裡彰顯,使我們可以看見祂、享受祂、吸取祂,並與祂有交通。

  本頁瀏覽了34次

出埃及記生命讀經

回目錄 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