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週 在神的建造中併為著神的建造,成為柱子和建造柱子的人

綱目|Outline|對照-聽抄-目錄

讀經∶太十六18,創二八10~22,箴四18,王上七17~20,啟三12

詩歌∶補充本539首

綱目 [1] [2] [3] [4] [5] [6]

晨興 [1] [2] [3] [4] [5] [6]

Loading Player ...

周 一

壹 雅各的夢揭示神渴望在地上得著一個家,祂的心意是要將蒙祂呼召的人變化成為石頭─柱子─作祂建造的材料─創二八10~22,太十六18,彼前二4~5,啟三12:

一 在創世記中有兩種柱子─鹽柱(十九26),指明羞恥;和石柱(二八18,三五14),指明有力量的建造(王上七21)。─引用經文

二 在創世記二十八章,雅各是一個抓奪的人,但是到了四十八章,這個抓奪的人已經完全變化成為屬神的人;這個屬神的人就是柱子─二八18、22上,參箴四18。

三 “得勝的,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,他也絕不再從那裡出去;我又要將我神的名,和我神城的名(這城就是由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),並我的新名,都寫在他上面”─啟三12、參8:

1 “使”這字非常有意義,意指構成一樣東西,以創造的方式來構造;主藉著變化我們,就是藉著帶走我們天然的元素,並以祂神聖的素質來頂替,叫我們作柱子─林後三18,羅十二2。

週一晨興

周 二

2 得勝者在殿中作柱子,意思就是他們要在三一神裡作柱子,因為那殿就是“主神全能者和羔羊”─啟二一22,參詩九十1,約十四23。

貳 雅各的生活和經歷啟示出我們能被變化成為神建造之柱子的路:

一 我們的揀選既是在於神的憐憫,我們就需要持續倚靠祂的憐憫,天天享受祂新的憐憫,好成為蒙憐憫、貴重、榮耀的器皿─羅九11~13、16、21、23,哀三21~24。

二 我們需要享受祂作全足的神─創四八3,十七1,腓一19。

三 我們需要享受祂繼續不斷的牧養,直到我們的末日─“一生牧養我直到今日的神”─創四八15下,啟三8。

四 我們需要觀看神的面(創三二30,林後三18,四6~7),尋求祂的面(詩二七8、4),享受祂的面作我們事奉的供應(出二五30,三三11上),在基督的面前─在祂的人位裡─作每一件事,使我們被變化,從榮耀到榮耀(林後二10,參十三14);當三一神分賜到我們裡面時,我們就有三一神的面作我們的恩典,也有祂的臉作我們的平安(民六25~26):─引用經文

1 看見神等於得著神而被神構成─伯四二5~7。

2 看見神使我們變化,因為我們看見神時,就把祂的元素接受到我們裡面,我們舊的元素也被排除了─林後三18,羅十二2。

五 在聖經裡,柱子是神建造的標記、見證,這建造是在實行身體生活中藉著變化而有的─創二八22上,王上七15~22,加二9,提前三15,啟三12,羅十二2,弗四11~12:

1 根據創世記二十八章十八節,雅各把所枕的石頭立作柱子:─引用經文

a 石頭成為枕頭,表徵基督神聖的元素藉著我們對祂主觀的經歷,構成到我們這人裡面,成為給我們安息的枕頭─參太十一28。

週二晨興

周 三

b 枕頭成為柱子,表徵我們所經歷並憑祂得安息的基督,成了神的建造─神的家─的材料和支撐─王上七21,提前三15。

2 聖殿的柱子是銅作的,銅表徵神的審判─王上七14~15,參約三14:

a 對神有用的人,乃是一直在神的審判之下,領悟他們是在肉體裡的人,一無價值,只配死與埋葬─詩五一5,出四1~9,羅七18,太三16~17。

b 我們必須斷定自己是一無所是的,只夠資格被釘死;我們無論是什麼,都是因神的恩,並且勞苦的不是我們,乃是神的恩─林前十五10,加二20,彼前五5~7。

週三晨興

周 四

c 信徒中間的分裂和不結果子,都是因為沒有銅,沒有什麼是經過神審判的;反而有驕傲、自誇、自我表白、自我稱義、自我稱許、自找藉口、自義、定罪別人、規律別人而不牧養並尋找人─太十六24,路九54~55。

3 殿裡柱子的柱頂有“裝修的格子網〔如格子架〕和擰成的鏈索形成的花圈”;這些表徵錯綜複雜的光景,而那些在神建造中作柱子的人,在其中生活並承擔責任─王上七17。

4 柱頂上有百合花和石榴─18~20節:

a 百合花表徵信靠神的生活,就是憑神之於我們的所是,不憑我們的所是而過生活;銅的意思是“不是我”,百合花的意思是“乃是基督”─歌二1~2,太六28、30,參林後五4,加二20。

週四晨興

周 五

b 柱頂花圈上的石榴,表徵那作生命的基督之豐富的豐滿、豐盛、美麗和彰顯─王上七20,參腓一19~21上。

c 藉著格子網的除去和擰成之鏈索的限制,我們就能過信靠神的單純、簡單生活,彰顯基督神聖生命的豐富,為著神在生命裡的建造。
六 按屬靈的意義說,柱頂的球乃是見證(數字“二”),指明那些將自己置於神的審判(銅)之下,算自己一無所是的人,能完全(數字“十”)承擔責任(數字“五”),並在錯綜複雜的光景中(裝修的格子網和擰成的鏈索),出自復活的過程(柱頂的底座高三肘),彰顯神聖生命的豐富(石榴),因為他們不憑自己活,乃憑神活(百合花)。

叄 所羅門,殿的建造者,預表基督(太十二42);戶蘭,柱子的建造者(王上七13~15),預表新約中有恩賜的人,他們成全聖徒,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(弗四8、11~12、16):─引用經文

一 建造的工作不是由所羅門直接完成,乃是由所羅門藉著戶蘭完成;這指明基督不是直接建造召會,乃是藉著有恩賜的人建造。
二 代下二章十四節說到戶蘭的母親是“但支派一個婦人”;但支派是拜偶像的支派,使神的百姓絆跌,從神的道上墜落(創四九17);戶蘭的母親屬於但,這指明戶蘭的起源和所有的人一樣,是有罪的(詩五一5,參約八44上)。─引用經文

三 戶蘭“是一個寡婦的兒子,屬拿弗他利支派,他父親是推羅人,作銅匠的。戶蘭滿有智慧、悟性、技能,善於作各樣銅工”─王上七14:

1 戶蘭成了一個“屬拿弗他利支派”的人(14),拿弗他利支派是復活的支派,也就是變化的支派(創四九21);這表徵我們要成為神建造的一部分,並有分於這建造的工作,就需要藉著在基督的復活裡得重生並變化(彼前一3,林後三15~18),而從“但支派”轉到“拿弗他利支派”。─引用經文

週五晨興

周 六

2 “拿弗他利是被釋放的母鹿,他出嘉美的言語”─創四九21:
a 母鹿乃是在無望的情況裡信靠神並因神喜樂的人─哈三17~18。

b 哈巴谷三章十九節說,“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;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,又使我穩行在高處。”
c 詩篇二十二篇的標題也提到“朝鹿”,這篇詩說到基督在復活裡為著產生召會(22,來二12,歌二8~9);拿弗他利是母鹿的支派,母鹿表徵重生並變化過的人,信靠神,行走在山頂,並活在復活裡而過召會生活。─引用經文

d 拿弗他利是在加利利地(太四15),第一批的使徒都是來自加利利(徒一11);從這些加利利人所出嘉美的言語,就是生命的話(五20),恩典的話(十四3),救恩的話(十三26),智慧的話(林前十二8),知識的話(8),以及建造的話(徒二十32)。─引用經文

3 推羅是外邦城市,以商業著稱;因此,推羅與撒但是一─結二八12、16。

4 戶蘭的父親是戶蘭作銅工之技能的源頭;然而,他的父親死了,留下他的母親,他存在的源頭,為寡婦:
a 這表徵為著建造召會,就是建造神的居所,我們若要對神有用,就需要取得世俗的學問和技能,但必須讓我們的“推羅”父親(即這些事物的源頭)死了。
b 不僅如此,我們的“但”母親必須“成為寡婦”(與屬世的源頭分開),我們也必須屬於“拿弗他利支派”,即變化的支派。
c 因此,我們繼續保有學問和技能,卻不保有其源頭;我們的存在(母親)不再聯於我們屬世的來源;而且我們乃是在復活裡;摩西和使徒保羅是這原則絕佳的榜樣。
四 戶蘭從推羅被帶往耶路撒冷(王上七13~14),就是建造聖殿之地,到所羅門王那裡;耶路撒冷預表召會:─引用經文

1 今日的所羅門(基督)和神今時的建造,二者都在召會中。
2 因此,我們要對神的建造有用,就必須取得世俗的技能,活在復活裡,並來到正確的立場,就是召會的立場─啟一10~11。

肆 今日召會的需要是讓主得著柱子和建造柱子的人;要應付這種需要,我們都必須向主禱告說,“主,為著你建造的緣故,把我作成柱子和建造柱子的人。”

週六晨興

第二週 週一

Loading Player ...

晨興餵養

創二八18 雅各清早起來,把所枕的石頭立作柱子,澆油在上面。

啟三12 得勝的,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,他也絕不再從那裡出去;我又要將我神的名,和我神城的名(這城就是……新耶路撒冷),並我的新名,都寫在他上面。
雅各的夢是創世記最重要的一點,二十八章十至二十二節揭示神啟示中最重要的一件事。神渴望在地上得著一個家,並且祂的心意是要將祂所呼召的人變化成石頭,作祂建造的材料。在雅各之夢的記載裡,石頭(11、18、22)、柱子(18)、神的家(17、19、22)和油(18),是特出的項目。石頭象徵基督是基石、頂石和房角石,為著神的建造(賽二八16,亞四7,徒四10~12)。石頭也象徵變化過的人,由基督這變化人的元素所構成,成為建造神家的材料(創二12,太十六18,約一42,林前三12,彼前二5,啟二一11、18~20);神的家就是今日的召會(提前三15),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,作神和祂所救贖之選民永遠的居所(啟二一3、22)(聖經恢復本,創二八12注1)。

信息選讀

倘若雅各沒有稱這石柱為神的家〔創二八22〕,我們絕不會知道這石柱是為著建造神的家。……但現在我們知道,這石頭能成為家。這指明這根石柱要成為一個建築,就是神的家。
在創世記中有兩種柱子—石柱(二八18,三五14)和鹽柱(十九26)。你要作哪一種柱子?當然我們都要作石柱。石柱指明有力量的建造。所羅門將兩根柱子立在殿廊前頭(王上七21),第一根柱子名叫雅斤,意思是“祂必堅立”;第二根柱子名叫波阿斯,意思是“在祂裡面有力量”。石柱不僅指明建造,也指明有力量的建造。鹽柱指明羞恥,因為鹽柱對神的定旨沒有用處。羅得的妻子是神所呼召的一個子民,成了一根羞恥的柱子。她本該是建造的材料,但因著墮落成了羞恥的材料。
雖然雅各在創世記二十八章是個抓奪的人,但我們來到四十八章的時候,看見這個抓奪的人,已經完全變化成為屬神的人。這個屬神的人就是柱子。就一面說,神的家是用這根柱子建造的。當你進入宇宙中神的殿,你首先看見的就是這個神人,這個以色列,站在神的建築前。當雅各變化成為以色列以後,他站在神的建築前,作神家的標示牌(創世記生命讀經,一二五三、一二五六頁)。
〔在啟示錄三章十二節〕我們看見,得勝者要成為建造在神殿中的柱子。他既建造在神的建築裡,就“絕不再從那裡出去”。這應許要在千年國裡得著成就,作得勝者的獎賞。
在十二節,“作”字非常有意義。主說,祂要叫得勝者作柱子。主藉著變化我們,就是藉著帶走我們天然的元素,並以祂神聖的素質來頂替,叫我們作柱子。所以,十二節裡“作”的意思,就是將我們構成一樣東西,以創造的方式建造我們。在今天的召會生活中,主正在將我們作成、構成神殿中的柱子。主在召會裡的工作,乃是將自己作到我們裡面,作神聖的水流,帶走我們天然的所是,並以祂的本質頂替,使我們藉著祂變化的元素逐漸經過過程。因著這變化的工作,我們就成為神殿中的柱子(新約總論第五冊,一八五頁)。
參讀:創世記生命讀經,第八十二篇。

今日晨興/今日綱目/頁首

第二週 週二

Loading Player ...

晨興餵養

羅十二2 不要模仿這世代,反要藉著心思的更新而變化,叫你們驗證何為神那美好、可喜悅、並純全的旨意。

提前三15 倘若我耽延,你也可以知道在神的家中當怎樣行;這家就是活神的召會,真理的柱石和根基。
啟示錄三章十二節告訴我們,得勝者要在來世神的殿中作柱子。然而,二十一章二十二節說到來世和永世裡的新耶路撒冷:“我未見城內有殿,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為城的殿。”這裡我們看見,在新耶路撒冷裡,三一神自己要成為殿。這就是說,得勝者在殿中作柱子,意思就是他們要在三一神裡作柱子。這包含與三一神調和,並由祂構成。這是一個奧祕。……甚至在今天的召會生活中,得勝的聖徒也是在三一神裡的柱子(新約總論第五冊,一八五至一八六頁)。

信息選讀

在創世記中,關於柱子的思想是見證。雅各與拉班和解之後,他就拿一塊石頭立作柱子(三一45),這根柱子乃是見證(51~52)。無疑的,雅各在二十八章立起柱子,他的觀念也是見證。在神的靈默示下,他說這見證要成為神的家(殿)〔22〕。舊約的殿對神的確是見證。今天關於召會,原則也是一樣。按照提前三章十五節,神的家—召會,乃是柱石。這意思是整體的召會立在地上,向宇宙見證神。
藉著讓基督作到我們裡面,我們就成為建造的材料。作柱子的石頭,首先是基督,接著是給我們經歷並作到我們裡面的基督。現在這石頭不僅是基督,也是在我們裡面的基督。基督作到我們裡面,我們與祂成為一,這樣,我們就成為柱子的建造材料。……基督作到我們裡面的這種工作,是真實的變化。基督的元素加到我們裡面,我們就成了建造柱子的材料。
根據創世記二十八章十八節,雅各“把所枕的石頭立作柱子”。那根柱子是他用來作過枕頭的石頭。這石頭描繪基督是我們的安息。……雅各拾起一塊石頭當作枕頭〔11〕。多年來我不懂這事的意義,……但我們能照著裡面的經歷來領會。……我們也許有難處,但我們在裡面深處卻有把握,有一塊堅固的磐石,我們可安息在其上。這塊堅固的磐石就是基督那已經作到我們裡面的性情、元素。
我們人是用地上的塵土造的(二7)。羅馬九章指明我們是泥土器皿,不是石頭器皿。如果我是雅各,我會堆一堆泥土安枕在上面。但在神的眼中,泥土永遠不能成為我們的安息。我們人的生命,天然人的生命和所是,不能成為我們的安息。無論我們受了多好的教育,得著多高的地位,只要我們裡面沒有神聖的性情,我們就不過是泥土。這種泥土不能作我們堅固的支持。我們沒有一個人尋得安息,直到我們得救的時候。在那一天,一種神聖、屬基督的東西,作到我們裡面,成了我們裡面堅固的支持。這是我們的安息,我們的枕頭。我們的枕頭就是那已經作到我們裡面的神聖元素,基督。當我們行走人生路程的時候,我們突然作了一個夢,在夢中基督自己作到我們裡面。基督的性情就是那已經作到我們泥土性情裡的磐石。因此,我們有一塊可以安枕的磐石(創世記生命讀經,一二七○、一二六五至一二六六、一二六四、一一二一至一一二二頁)。
參讀:創世記生命讀經,第八十三篇。

今日晨興/今日綱目/頁首

第二週 週三

Loading Player ...

晨興餵養

加二20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;現在活著的,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;並且我如今在肉身裡所活的生命,是我在神兒子的信裡,與祂聯結所活的,祂是愛我,為我舍了自己。

林前十五10 然而因著神的恩,我成了我今天這個人,並且神的恩臨到我,不是徒然的;反而我比眾使徒格外勞苦,但這不是我,乃是神的恩與我同在。
〔創世記二十八章,〕雅各夢醒以後,就把〔所枕的〕石頭立作柱子(18)。我們所安枕的石頭,必須成為建造的材料。在進入召會生活以前,我們不明白這點。但現在我們已進入召會生活,領悟我們所安枕的石頭必須成為柱子,也就是說,那塊石頭必須成為神建造的材料。讚美主,我們已經得救,且在安息中。但神有沒有安息?除非我們把所安枕的石頭立起來,作為祂建造的柱子,祂就不能有安息。神不會立起這柱子,必須我們來立。我們的枕石必須立作柱子。換句話說,我們對基督的經歷必須成為柱子。……在進入召會生活以後,一天又一天,我們把我們對基督的經歷立作柱子。它不再只是枕頭,乃是柱子。這不僅是我們安息的問題,乃是神的建造為著祂安息的問題(創世記生命讀經,一一二三至一一二四頁)。

信息選讀

在舊約中,殿前的兩根柱子,乃是神建造有力的見證。
現在我們來到關鍵的點—兩根柱子是銅造的(王上七15)。創世記的柱子是石柱,但王上七章的柱子是銅柱。石頭指明變化。雖然我們是泥土,卻能變化成為石頭。但銅表徵什麼?銅表徵神的審判。例如,帳幕門口的祭壇包著銅,指明神的審判(出二七1~2,民十六38~40)。洗濯盆也是銅作的(出三十18)。此外,掛在杆子上的銅蛇(民二一8~9),也見證基督替我們受神審判(約三14)。所以,在預表上,銅總是表徵神的審判。那兩根柱子是銅造的,清楚指明我們若要作柱子,就必須認識我們是在神審判之下的人。我們不僅該在神的審判之下,也該在我們自己的審判之下。正如保羅在加拉太二章二十節一樣,我們必須說,“我已經被釘十字架。我所以被釘,因為在神的經綸中,我一無用處,我只有資格死。”許多弟兄很聰明能幹,許多姊妹也很美好,但我們必須認識,實際上我們一無是處,連一文也不值;我們只配死。說“我已經被除去,被定罪,被治死”,就是一種自我審判。你對自己的判斷是什麼?你必須回答說,“我對自己的判斷是一無是處,我已經被釘在十字架上。”……你若自以為有資格作柱子,就已經沒有資格了。
在加拉太二章二十節保羅說,“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。”我們也可應用他在林前十五章十節的話,那裡說,“然而因著神的恩,我成了我今天這個人,並且神的恩臨到我,不是徒然的;反而我比眾使徒格外勞苦,但這不是我,乃是神的恩與我同在。”……保羅似乎說,“無論我今天成了什麼人,都是因著神的恩。憑我自己,我一無所是。憑我自己,我絕不能成為使徒或者供應神活話的人。我比別人勞苦,但勞苦的不是我—這是神的恩。”這就是銅的經歷(創世記生命讀經,一二七○至一二七一、一二七三至一二七四頁)。
參讀:創世記生命讀經,第八十四篇。

今日晨興/今日綱目/頁首

第二週 週四

Loading Player ...

晨興餵養

太十六24 ……耶穌……說,若有人要跟從我,就當否認己,背起他的十字架,並跟從我。

歌二1~2 我是沙崙的玫瑰花,是谷中的百合花。我的佳偶在女子中,好像百合花在荊棘中。
我們的問題是我們不定罪自己,反而表白、稱義、稱許並原諒自己。我們常說,“這不是我的錯,是某某弟兄的錯。我總是很謹慎,我沒有錯。”這就是自我表白。我們表白自己後,又進一步稱義並稱許自己。我們無須受試驗,因為我們已經稱許自己。在我們眼中,我們自己沒有問題。有時我們犯了錯,可能又原諒自己說,“我犯了這個錯,因為聚會太長,我太累。”我們常常為自己找出路!我們有四條出路:自我表白、自我稱義、自我稱許以及自我原諒。甚至我們犯了錯,還是原諒自己。例如,一位姊妹會說,“我字打不好,因為別人有最好的打字機,而分配給我的是最壞的打字機。”已往我有過許多的自我表白、自我稱義、自我稱許和自我原諒。……我們若天天把這四件事釘在十字架上,在我們的家中就絕不會有爭吵(創世記生命讀經,一二七八至一二七九頁)。

信息選讀

王上七章十七節說,“柱子上端的柱頂有裝修的格子網和擰成的鏈索形成的花圈,一個柱頂有七個,另一個柱頂也有七個。”裝修的格子網和擰成的鏈索形成的花圈是指什麼?我參考了很多譯本,發現裝修的格子網就像格子架,就是有小方孔的架子,用以支撐葡萄樹。另外本節的“裝修”、“擰成”都含設計的意思。因此,裝修的格子就是格子的設計,擰成的鏈索就是鏈索的設計。我們會看見,格子網的設計是為著長百合花。這格子架是為著安置百合花。就一面說,這格子架是托住百合花的網。擰成的鏈索就像圍繞柱頂外面的花圈。因此,柱頂上有裝修的格子網,和擰成的鏈索形成的花圈。……這一切表徵什麼?……五這數字—柱頂的高度,是指責任,而兩倍的五是責任的完全。但為什麼這些柱頂上還有裝修的格子網和擰成的鏈索形成的花圈?當我有負擔要明白這事的時候,主給我看見,這是錯綜複雜的情況。柱子在家庭、召會並職事中所揹負的擔子和責任,總是在錯綜複雜的情況裡。
要在這種複雜的情況裡承擔責任,我們必須在神裡面憑信而活。王上七章十九節說,“廊子裡柱子上端的柱頂……刻著百合花。”百合花表徵在神裡面的信心生活。首先,我們必須定罪自己,認識我們是墮落、無能、不夠格,並且一無所有;然後我們必須在神裡面憑信活著,不憑我們的所是或我們所能作的活著。我們必須是百合花,憑神之於我們的所是,不憑我們的所是存活(太六28、30)。我們今天活在地上是在於祂。我們在錯綜複雜的召會生活中怎能承擔責任?在我們自己裡面,我們不能作這事;但我們若是在神裡面憑信而活就能這樣作。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—這就是百合花。不是我承擔責任—乃是祂承擔責任。我活不是憑自己,乃是憑祂。我盡職事,也不是憑自己,乃是憑祂。……一面我們是被定罪、被審判的銅,另一面我們是活的百合花。銅的意思是“不是我”,百合花的意思是“乃是基督”。那些是百合花的人能說,“我如今所活的生命,是我因信耶穌基督所活的。”(創世記生命讀經,一二八○至一二八三頁)
參讀:創世記生命讀經,第八十七篇。

今日晨興/今日綱目/頁首

第二週 週五

Loading Player ...

晨興餵養

弗四11~12 祂所賜的,有些是使徒,有些是申言者,有些是傳福音者,有些是牧人和教師,為要成全聖徒,目的是為著職事的工作,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。
王上七章二十節說,“兩根柱子上的柱頂,在網子旁邊的鼓肚上,挨著鼓肚,每一柱頂有二百個石榴,分行環繞。”阿利路亞,二百石榴!每個柱頂周圍有突出之物,像肚腹一樣;環繞每個柱頂的鼓腹,有兩行石榴,每行一百。這指明生命豐富百倍彰顯的加倍。你若接觸這些每天在錯綜複雜的情況裡擔負責任的長老,你會看見他們彰顯石榴,就是生命的豐富。所有抱怨、不滿和找麻煩的電話,至終形成一個滿了石榴的突出物。這是何等的奇妙!(創世記生命讀經,一二八四至一二八五頁)

信息選讀

你若讀了關於兩根柱子的一切記載,會看見球是由格子網、鏈索、百合花和石榴所組成的。石榴不是在柱頂的底座上,乃是在圍繞兩球的鏈索上。格子網罩著球,鏈索圍著球,石榴在鏈索上,百合花長在格子網上。這些東西合起來就是球。你若在自己經歷的光中思考這事,你會看見,藉著格子網的除去和鏈索的限制,你就像百合花一樣活著,彰顯基督生命的豐富。這是出於復活過程的活見證(創世記生命讀經,一二八九頁)。
按屬靈的意義說,柱頂的球乃是見證(數字“二”),指明那些將自己置於神的審判(銅)之下,算自己一無所是的人,能完全(數字“十”)承擔責任(數字“五”),並在錯綜複雜的光景中(裝修的格子網和擰成的鏈索),出自復活的過程(柱頂的底座高三肘),彰顯神聖生命的豐富(石榴),因為他們不憑自己活,乃憑神活(百合花)(聖經恢復本,王上七16注1)。殿的柱子是由所羅門藉著戶蘭建造的。戶蘭是作銅匠的,滿有智慧、悟性、技能,善於作各樣銅工(王上七14)。在舊約中很多東西,就如帳幕和殿,都是影兒,預表。我們需要知道這一切預表的實現。所羅門是基督的預表,戶蘭是新約中有恩賜之人的預表。無疑的,使徒保羅是有恩賜的人;他是新約的戶蘭。……〔在以弗所四章十一至十二節,〕有恩賜的人是元首賜給身體的,為要成全聖徒。柱子不是所羅門直接建造的,乃是所羅門藉著戶蘭建造的;這指明今天基督建造柱子不是直接的,乃是藉著有恩賜的人。因此我們必須把自己交在有恩賜的人手中,就像銅在戶蘭有技能且有恩賜的手中一樣(創世記生命讀經,一二六九至一二七○頁)。
代下二章十四節……說到戶蘭的母親是“但支派一個婦人”。但支派是拜偶像的支派,使神的百姓絆跌,從神的道上墜落(創四九17與注)。戶蘭的母親屬於但,這指明戶蘭的起源和所有的人一樣,是有罪的(詩五一5,參約八44上)。戶蘭成了一個“屬拿弗他利支派”的人〔王上七14〕,拿弗他利支派是復活的支派,也就是變化的支派(創四九21與注);這表徵我們要成為神建造的一部分,並有分於這建造的工作,就需要藉著在基督的復活裡得重生並變化(彼前一3,林後三18),而從“但支派”轉到“拿弗他利支派”(聖經恢復本,王上七14注1)。
參讀:創世記生命讀經,第八十五至八十六篇。

今日晨興/今日綱目/頁首

第二週 週六

Loading Player ...

晨興餵養

創四九21 拿弗他利是被釋放的母鹿,他出嘉美的言語。

哈三19 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;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,又使我穩行在高處。……
在創世記四十九章二十一節雅各……很嘉許地說到拿弗他利。母鹿似乎與嘉美的言語無關。但我們不可照著天然的心思來明白聖經;我們必須照著聖經來明白聖經。
母鹿表徵在無望的情況裡信靠神的人。……那些在無望的情況裡,一切供應的源頭都斷絕時,信靠神,並在神裡面喜樂的人,就是母鹿。
哈巴谷三章十九節說,“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;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,又使我穩行在高處。”那些信靠神的人,不是行在谷中,乃是行在山頂。你在無望的情況裡若不知道如何信靠神,那時你會在谷中爬,你絕不會行走並跳躍在山上。只有那些在無望的情況裡信靠神的人,能跳躍在山頂上(創世記生命讀經,一三○六至一三○七頁)。

信息選讀

詩篇二十二篇的標題也提到鹿,那裡說,“調用朝鹿。”這篇詩說到經過釘死,在復活裡的基督。……在舊約中,母鹿不僅是指信靠神並行走在山頂上的人,也是指為著神的會眾,為著召會生活而活在復活裡的人。
拿弗他利也出嘉美的言語。拿弗他利是在加利利地(太四15)。第一批的使徒都是來自加利利,行傳一章十一節稱他們為“加利利人”。從這些加利利人,就是拿弗他利人,說出嘉美的言語,就是福音的傳揚。在新約中,我們看見從這些加利利人說出生命的話(五20),恩典的話(十四3),救恩的話(十三26),智慧的話(林前十二8),知識的話(8),以及建造的話(徒二十32)(創世記生命讀經,一三○八至一三○九頁)。
推羅是外邦城市,以商業著稱;因此,推羅與撒但是一(結二八12、16)。戶蘭的父親是戶蘭作銅工之技能的源頭。然而,他的父親死了,留下他的母親(他存在的源頭)為寡婦。這表徵為著建造召會,就是建造神的居所,我們若要對神有用,就需要取得世俗的學問和技能,但必須讓我們的“推羅”父親(即這些事物的源頭)死了。不僅如此,我們的“但”母親必須“成為寡婦”(與屬世的源頭分開),我們也必須屬於“拿弗他利支派”,即變化的支派。因此,我們繼續保有學問和技能,卻不保有其源頭;我們的存在(母親)不再聯於我們屬世的來源;而且我們乃是在復活裡。摩西和使徒保羅是這原則絕佳的榜樣(聖經恢復本,王上七14注2)。
戶蘭從推羅被帶往耶路撒冷,就是建造聖殿之地,到所羅門王那裡(王上七13~14)。耶路撒冷預表召會。今日的所羅門(基督)和神今時的建造,二者都在召會中。因此,我們要對神的建造有用,就必須取得世俗的技能,活在復活裡,並來到正確的立場,就是召會的立場(王上七14注3)。
歷史記載,摩西和保羅在神的手中大有用處。他們不僅是柱子,也是建造柱子的人。這是今日召會的需要。要應付這種需要,我們都必須向主禱告說,“主,為著你建造的緣故,把我作成柱子和建造柱子的人。”(創世記生命讀經,一三三二頁)
參讀:創世記生命讀經,第八十八篇;為主惜取少年時,第三章。

今日晨興/今日綱目/頁首

第二週 詩歌

補充本第539首

愛的召會─非拉鐵非
(啟示錄三章七至十三節)


(副)
F大調

1

愛的召會─非拉鐵非,
請聽榮耀的事實;
天上聖別、真實的主,述說關你的事。
國度之門由祂掌管,大衛鑰匙祂手持;
“我已開門,無人能關”─祂話既出必如是。

2

阿利路亞!非拉鐵非,
行為、工作主悅納;
看哪,主賜敞開的門,無人比你更通達。
因你稍微有點能力,也曾持守祂活話;
未曾否認祂的聖名,忠信見證殊可嘉。

3

蒙愛召會,非拉鐵非,
忍耐的話既遵守,
主必保守,免你經過,全地試煉的時候。
你的仇敵終必俯伏,知主愛你到永久;
“我必快來,你要持守,免得冠冕被奪走。”

4

阿利路亞!
得勝信徒必定從主得獎賞;
在神殿中,不再出去,作為柱子顯堅剛。
神的聖名、主的新名、聖城之名寫身上;
三一之神與人聯結,互住、調和顯輝煌。

5

耶路撒冷從天而降,
神聖新城何榮耀;
珍珠之門、碧玉城牆,珍貴材料同建造。
非拉鐵非─弟兄相愛─得勝新婦主所要;
眾召會中,凡有耳者,當聽那靈在呼召!

Back

 

  本頁瀏覽了437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