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篇 在神的建造中併為著神的建造,成為柱子和建造柱子的人

晨興-大綱|Outline|對照-聽抄-目錄

讀經∶太十六18,創二八10~22,箴四18,王上七17~20,啟三12

壹 雅各的夢揭示神渴望在地上得著一個家,祂的心意是要將蒙祂呼召的人變化成為石頭─柱子─作祂建造的材料─創二八10~22,太十六18,彼前二4~5,啟三12:

一 在創世記中有兩種柱子─鹽柱(十九26),指明羞恥;和石柱(二八18,三五14),指明有力量的建造(王上七21)。─引用經文

二 在創世記二十八章,雅各是一個抓奪的人,但是到了四十八章,這個抓奪的人已經完全變化成為屬神的人;這個屬神的人就是柱子─二八18、22上,參箴四18。

三 “得勝的,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,他也絕不再從那裡出去;我又要將我神的名,和我神城的名(這城就是由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),並我的新名,都寫在他上面”─啟三12、參8:

1 “使”這字非常有意義,意指構成一樣東西,以創造的方式來構造;主藉著變化我們,就是藉著帶走我們天然的元素,並以祂神聖的素質來頂替,叫我們作柱子─林後三18,羅十二2。

2 得勝者在殿中作柱子,意思就是他們要在三一神裡作柱子,因為那殿就是“主神全能者和羔羊”─啟二一22,參詩九十1,約十四23。

貳 雅各的生活和經歷啟示出我們能被變化成為神建造之柱子的路:

一 我們的揀選既是在於神的憐憫,我們就需要持續倚靠祂的憐憫,天天享受祂新的憐憫,好成為蒙憐憫、貴重、榮耀的器皿─羅九11~13、16、21、23,哀三21~24。

二 我們需要享受祂作全足的神─創四八3,十七1,腓一19。

三 我們需要享受祂繼續不斷的牧養,直到我們的末日─“一生牧養我直到今日的神”─創四八15下,啟三8。

四 我們需要觀看神的面(創三二30,林後三18,四6~7),尋求祂的面(詩二七8、4),享受祂的面作我們事奉的供應(出二五30,三三11上),在基督的面前─在祂的人位裡─作每一件事,使我們被變化,從榮耀到榮耀(林後二10,參十三14);當三一神分賜到我們裡面時,我們就有三一神的面作我們的恩典,也有祂的臉作我們的平安(民六25~26):─引用經文

1 看見神等於得著神而被神構成─伯四二5~7。

2 看見神使我們變化,因為我們看見神時,就把祂的元素接受到我們裡面,我們舊的元素也被排除了─林後三18,羅十二2。

五 在聖經裡,柱子是神建造的標記、見證,這建造是在實行身體生活中藉著變化而有的─創二八22上,王上七15~22,加二9,提前三15,啟三12,羅十二2,弗四11~12:

1 根據創世記二十八章十八節,雅各把所枕的石頭立作柱子:─引用經文

a 石頭成為枕頭,表徵基督神聖的元素藉著我們對祂主觀的經歷,構成到我們這人裡面,成為給我們安息的枕頭─參太十一28。

b 枕頭成為柱子,表徵我們所經歷並憑祂得安息的基督,成了神的建造─神的家─的材料和支撐─王上七21,提前三15。

2 聖殿的柱子是銅作的,銅表徵神的審判─王上七14~15,參約三14:

a 對神有用的人,乃是一直在神的審判之下,領悟他們是在肉體裡的人,一無價值,只配死與埋葬─詩五一5,出四1~9,羅七18,太三16~17。

b 我們必須斷定自己是一無所是的,只夠資格被釘死;我們無論是什麼,都是因神的恩,並且勞苦的不是我們,乃是神的恩─林前十五10,加二20,彼前五5~7。

c 信徒中間的分裂和不結果子,都是因為沒有銅,沒有什麼是經過神審判的;反而有驕傲、自誇、自我表白、自我稱義、自我稱許、自找藉口、自義、定罪別人、規律別人而不牧養並尋找人─太十六24,路九54~55。

3 殿裡柱子的柱頂有“裝修的格子網〔如格子架〕和擰成的鏈索形成的花圈”;這些表徵錯綜複雜的光景,而那些在神建造中作柱子的人,在其中生活並承擔責任─王上七17。

4 柱頂上有百合花和石榴─18~20節:

a 百合花表徵信靠神的生活,就是憑神之於我們的所是,不憑我們的所是而過生活;銅的意思是“不是我”,百合花的意思是“乃是基督”─歌二1~2,太六28、30,參林後五4,加二20。

b 柱頂花圈上的石榴,表徵那作生命的基督之豐富的豐滿、豐盛、美麗和彰顯─王上七20,參腓一19~21上。

c 藉著格子網的除去和擰成之鏈索的限制,我們就能過信靠神的單純、簡單生活,彰顯基督神聖生命的豐富,為著神在生命裡的建造。
六 按屬靈的意義說,柱頂的球乃是見證(數字“二”),指明那些將自己置於神的審判(銅)之下,算自己一無所是的人,能完全(數字“十”)承擔責任(數字“五”),並在錯綜複雜的光景中(裝修的格子網和擰成的鏈索),出自復活的過程(柱頂的底座高三肘),彰顯神聖生命的豐富(石榴),因為他們不憑自己活,乃憑神活(百合花)。

叄 所羅門,殿的建造者,預表基督(太十二42);戶蘭,柱子的建造者(王上七13~15),預表新約中有恩賜的人,他們成全聖徒,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(弗四8、11~12、16):─引用經文

一 建造的工作不是由所羅門直接完成,乃是由所羅門藉著戶蘭完成;這指明基督不是直接建造召會,乃是藉著有恩賜的人建造。
二 代下二章十四節說到戶蘭的母親是“但支派一個婦人”;但支派是拜偶像的支派,使神的百姓絆跌,從神的道上墜落(創四九17);戶蘭的母親屬於但,這指明戶蘭的起源和所有的人一樣,是有罪的(詩五一5,參約八44上)。─引用經文

三 戶蘭“是一個寡婦的兒子,屬拿弗他利支派,他父親是推羅人,作銅匠的。戶蘭滿有智慧、悟性、技能,善於作各樣銅工”─王上七14:

1 戶蘭成了一個“屬拿弗他利支派”的人(14),拿弗他利支派是復活的支派,也就是變化的支派(創四九21);這表徵我們要成為神建造的一部分,並有分於這建造的工作,就需要藉著在基督的復活裡得重生並變化(彼前一3,林後三15~18),而從“但支派”轉到“拿弗他利支派”。─引用經文

2 “拿弗他利是被釋放的母鹿,他出嘉美的言語”─創四九21:
a 母鹿乃是在無望的情況裡信靠神並因神喜樂的人─哈三17~18。

b 哈巴谷三章十九節說,“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;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,又使我穩行在高處。”
c 詩篇二十二篇的標題也提到“朝鹿”,這篇詩說到基督在復活裡為著產生召會(22,來二12,歌二8~9);拿弗他利是母鹿的支派,母鹿表徵重生並變化過的人,信靠神,行走在山頂,並活在復活裡而過召會生活。─引用經文

d 拿弗他利是在加利利地(太四15),第一批的使徒都是來自加利利(徒一11);從這些加利利人所出嘉美的言語,就是生命的話(五20),恩典的話(十四3),救恩的話(十三26),智慧的話(林前十二8),知識的話(8),以及建造的話(徒二十32)。─引用經文

3 推羅是外邦城市,以商業著稱;因此,推羅與撒但是一─結二八12、16。

4 戶蘭的父親是戶蘭作銅工之技能的源頭;然而,他的父親死了,留下他的母親,他存在的源頭,為寡婦:
a 這表徵為著建造召會,就是建造神的居所,我們若要對神有用,就需要取得世俗的學問和技能,但必須讓我們的“推羅”父親(即這些事物的源頭)死了。
b 不僅如此,我們的“但”母親必須“成為寡婦”(與屬世的源頭分開),我們也必須屬於“拿弗他利支派”,即變化的支派。
c 因此,我們繼續保有學問和技能,卻不保有其源頭;我們的存在(母親)不再聯於我們屬世的來源;而且我們乃是在復活裡;摩西和使徒保羅是這原則絕佳的榜樣。
四 戶蘭從推羅被帶往耶路撒冷(王上七13~14),就是建造聖殿之地,到所羅門王那裡;耶路撒冷預表召會:─引用經文

1 今日的所羅門(基督)和神今時的建造,二者都在召會中。
2 因此,我們要對神的建造有用,就必須取得世俗的技能,活在復活裡,並來到正確的立場,就是召會的立場─啟一10~11。

肆 今日召會的需要是讓主得著柱子和建造柱子的人;要應付這種需要,我們都必須向主禱告說,“主,為著你建造的緣故,把我作成柱子和建造柱子的人。”
職事信息摘錄:

我們需要在今日的伯特利

我們若是對主認真,要成為柱子,就必須找出今天的伯特利在哪裡,否則我們會在錯的地方尋找對的東西。我們若是留在天主教、各公會、靈恩運動或自由團體裡,我們就不可能被成全為柱子。不要以為這樣的說法表示我們的心思狹窄或眼光短視。我們必須在今日的伯特利,就是召會中。此外沒有一處能使我們在神的建造中成為柱子。別處所成全的柱子,不是為著伯特利,神的建造,乃是為著別的用途。在已過的世紀中,有些屬靈大漢曾被成全為柱子,為著公會、差會或某些運動。然而,經過多年的觀察,我還未看見在地方召會以外,有任何被成全的柱子是為著神的建造。我們必須清楚,我們所說的柱子,乃是為著神建造的真柱子。我們若要作這樣的柱子,就必須問:神的建造─今日的伯特利─在哪裡?對這事我們不該輕率。

個人的見證

一九三三年,我從主接受負擔,甚至是被主強迫,放下職業全時間事奉祂。我沒有在聖經學校或神學院讀過書。那時我在一家公司工作。當主和我辦交涉,要我放下職業時,我有三週之久寢食不安。全時間事奉主,極其需要運用我的信心,而當時我的環境沒有一樣贊同我作這項決定。我簡直不知道要怎樣顧到我的生活。然而,最後我沒有別的選擇,只好辭職。在我作了這項決定後,我接到倪弟兄的一封短信。在信中倪弟兄說,“常受弟兄,關於你的將來,我覺得你必須全時間事奉主。你覺得如何?願主引導你。”寫這封信的日期是一九三三年八月十七日,正在我與主掙扎的三週之中。這是有力的印證。我已經向公司辭職,但我的信心很小;我還在懷疑我的決定是否正確。就在那個關頭,倪弟兄那封短信來了。我讀了那封信,就說,“主若願意,我要去訪問這位弟兄,問他為什麼在那個時候寫這封信給我。”
我帶著這個目的,到上海去見倪弟兄,他把我當作客人接待。我和他同住了好幾個月,從他得了很大的幫助。當然,我第一個問題就是他為什麼在八月十七日寫那封信。他告訴我,當他乘船回中國,船在地中海航行的時候,他獨自在房中靜坐,有負擔為著主在中國的行動禱告。當他禱告時,主就指示他必須寫那封信給我。我告訴他,他寫那封信的日子,正在我與主掙扎的三週之中。這個消息給了倪弟兄確證,他所寫的絕對是正確的。藉著那封信,他與我比以前更為建造在一起。我們深信主已經把我們放在一起。從那時起,他待我像一個新學生,我也敬重、尊敬他這位年長同工,把他當作能成全我的一位。
因為在早期倪弟兄和我都沒有很多的工作,所以我常到他家裡和他長談。在那些時候,他就在許多方面成全我。我在主面前可以見證,我們從不浪費時間閒談。倪弟兄是主所賜成全別人的傑出恩賜,他總是利用時間成全我。他必定知道我需要什麼。他使我正確瞭解從第一世紀直到現在的召會歷史;各公會創立人的傳記,他幾乎都告訴了我;他也在內裡生命、召會生活和主的行動方面成全我。

一個流

有一天倪弟兄告訴我,他和別的同工們有負擔,要我和家人遷到上海,與他們同住,與他們同工。他叫我把這事帶到主面前去。當我把這事帶到主面前禱告時,主就用使徒行傳指示我,祂在地上的行動只有一個流。這流從耶路撒冷開始,擴展到安提阿,又從安提阿轉到歐洲。主告訴我,祂在中國的行動不該有兩個流,或兩個源頭。我原先對華北有負擔。在我去見倪弟兄之前,我曾在一九三三年夏天帶領人徹底查讀雅歌。雖然我對華北有確定的負擔,但倪弟兄和同工們覺得,我應該遷到上海,住在那裡,與他們同工。這時主指示我,必須投入從上海開始的流中。我看見這流要從上海流到華北和中國各地。因此我決定遷到上海,住在那裡。從那時以後,我一直在這流中。我完全清楚,這是主的流,是祂在地上恢復的行動。用今天的話說,我知道我找到了伯特利。

職事對流負責

因為我知道我是在主的流中,並且知道這流已經開始,我也看見有一個職事對這流負責,結果我就下定決心,忘掉我過去一切的學習和經歷。我能帶領人詳細查讀雅歌,這指明我已經有一些知識,並且能作一些事。我與弟兄會在一起的七年半中,學了很多關於聖經的東西。我知道預表、預言和其他各種的知識。此外,主藉著我已經建立了一個召會。雖然如此,我看見主在地上的流必須是一,也看見這流已經開始,並且有一個職事帶著這流往前。我知道我必須在這流中,也必須在對這流負責的職事之下。
那些早期和我們在一起的人能作見證,除了我在聚會中釋放的信息以外,我從不說別的。我看見有倪弟兄在這裡,我就放下我一切的觀念,一切的學習,和一切的經歷。他是主用來開始這流的,他有一個職事帶著這流往前,並不需要我的意見。但這意思不是說我不作什麼。在以後的十八至二十年中,我作了很多。但每件事都是照著倪弟兄的帶領,不是照著我的意見。我從來沒有照著自己講道,我只講倪弟兄講過的信息。在那些年間,我從來不發表我的意見或觀念,我完全跟隨倪弟兄。
主在祂地上的行動中湧流。這流不是你起的頭,乃是別人起的頭。此外,還有一個職事對這流負責。我說這事相當為難,因為這事和我很有關聯。如果我還在大陸,並且這流還是聯於倪弟兄的職事,我就有地位說得更多。

被成全為柱子的祕訣

讓我現在告訴你,為著主的行動,堅固地被成全為剛強柱子的祕訣。有一些弟兄們已經得著成全,因為他們沒有自己的觀念。有的弟兄那些年間在洛杉磯,不知道別的只知道吸收這職事的一切。不要以為他不聰明。不,他非常清楚。然而,我們中間另有些人相當堅持己見。他們常說,“召會不會錯麼?就在一週以前,我就知道召會犯了錯。”這是堅持己見的人,還沒有一個得著成全。但那些被成全的弟兄們不浪費時間去討論那些錯誤。他們只盼望浸潤在一切積極的事物裡。

享受積極的事物

按照神在創造裡的原則,任何東西要生長,必須有消極的一面。以一隻雞為例,我們都喜歡雞蛋、雞胸、雞腿,我們必定不去留意雞糞、雞毛、雞骨頭。然而,若沒有糞、毛、骨頭,雞就無法生長。一隻雞要成為雞,必須有這些東西,但這些不是給我們吃的,我們應當享受雞蛋、雞胸、雞腿,忘掉雞糞、雞毛、雞骨頭。我們若專注於雞的積極方面,就要得著許多營養。
我承認各地的召會都犯過一些錯,我承認我也犯過錯。每一個人都會犯錯,沒有人能否認這事。為著生長,我們無法避免犯錯。但你若收集這些“毛”、“骨”和“糞”,你不會破壞召會或職事,卻必定會破壞自己。這樣作不是明智的。讓我們忘掉消極的事物,享受“蛋”、“胸”和“腿”。
我們中間有幾位弟兄曾經很接近地認識倪弟兄。倪弟兄把他自己完全向我們敞開,我們知道他的缺點。但我們知道這些缺點是使他能生存的“糞”。我們不像別人,我們不願接近在上海的那些“雞毛”或“雞骨頭”。我們若這樣作,就會犧牲自己。我從來沒有受到這種損害,我乃是一直享受倪弟兄職事中新鮮營養的“蛋”、“胸”和“腿”。當一個大的風波起來反對他的職事時,我不以說我是倪弟兄的絕對跟隨者為恥。我不在意別人怎樣說他的錯,我只知道我對他是何等的感激,因為他成全了我。我知道我從他所得的營養。甚至我們在新耶路撒冷,我也能說,主用倪弟兄成全了我。沒有他的職事,我絕不會成為今天的我。
在召會中,若有人專心發掘“糞”,或用“毛”塞滿口袋,說“這是李常受這隻‘雞’的‘毛’,這是安那翰召會的‘骨頭’。”這是何等愚昧!如果這是你的居心,那你是在浪費時間。不要以為我們怕被暴露;無論是召會或職事,都不怕被暴露。但你暴露了我們,又會得著什麼?

找到流並投入流中

主在地上仍然作工、行動,好完成一些事。為著要完成祂的定旨,必須有一個流。在基督徒的圈子裡有許多活動,其中必定有主行動的流。你當然相信主仍然在地上活著、行動並工作。照著原則,主在地上必定有一個流。聖經啟示,已往始終只有一個流。在亞伯、挪亞和亞伯拉罕身上有一個流;直到舊約的末了,仍然只有一個流。在新約中也是一樣。因為主仍然在地上活著、行動並工作,今天主在地上也必定只有一個流。
既然在地上只有一個流,我們就該盡一切可能,找出這流在哪裡。為了找出這流,尋訪研究實在是值得的。我不是一個盲目跟從別人的笨人。在我跳進這流之前,我已經徹底尋找、研究過。我放棄了我的職業、家庭和所有,我不願浪費我的犧牲。因此我花時間研究這件事。最後,我確信這就是那個流。四十五年多以來,我對這事從來沒有懷疑過。
當我們看見只有一個流,並且找到這個流以後,我們就必須投入這個流中,忘掉已往的學習、觀念、領會和觀點。就著這流而論,這一切都算不得什麼。對很多人而言,他們說“一無所知”,說得太遲了。他們應當在起頭就說這話。從我那天告訴倪弟兄,我要遷到上海,和他們同工,向弟兄們學習,我就放棄了一切,來跟隨那唯一的職事。我從來沒有對這個決定懊悔過。阿利路亞!我作了這個選擇!我因著轉到這條路所得著的供應和成全,沒有人能量度。有些弟兄們也是這樣,他們沒有時間注意“糞”、“毛”或“骨”,他們只有時間吸收這流中的一切。這是正確的路,叫人為著主的行動,被成全為有用的柱子(創世記生命讀經,一三四九至一三五七頁)。

TOP-晨興-大綱|Outline|對照-聽抄-目錄

 

  本頁瀏覽了67次